当前在线 7

今天是: 2020年10月29日 首 页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茶座 >> 文章内容
采樱记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松原民盟   发布者:松原民盟   发布时间:2015/7/2 10:59:08   阅读:2443
                                      张 静
   
    学校的花池里种满了刺玫和大老丫花,在通向三年级教室的转角,有两棵相傍而生的樱桃树,远远望去,似是一位东洋女郎,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轻轻采拾,如缘来般地依着手心,我想,她定是寂寞许久,竟于孩子的嬉戏也无动于衷。六月下旬,枝蔓上果实细密,在纳凉的傍晚,红色漫溯。每逢此时,我都会摘下那红白相间之实,对于青春,总有一种咬啮的幸福。

    《别录》有云:“樱桃,调中,益脾气,令人好颜色,美志。”常有朋友拿起饭钵,把把相载,或有同学倚墙而坐,就一枝杈,谈天说地,美不胜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每一抹红,都有这样期待,或许,要多些体贴,像我一样,躲进她的心口,挑拣起独一无二的幸福。我不喜欢将之装进杯口,除了害怕湿热过多,更想留下一分温柔。

    洛中樱最胜,百果它先熟。干涩热无毒,缘何伊人留?

    燕儿呢喃,树影成风。真想在窗前植一株樱桃,待到两年,樱花纷飞,与君来携。“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传说古代有一位女子,因丈夫死在边地,便哭于树下而死,化为红豆。我想在那遥望的远古,也一定有这样一位红衣女子,衔着花的企盼,枝的凋零,在甜蜜化成酸涩的那一刹,童谣,在流浪。

    在我眼里,樱桃有着三种色彩,就像是一种命运,无论色泽还是味觉,我都偏好于那种不施粉黛的淡红,不够灼热,却也足以盛下一杯红酒,不问来历,倒也自在地敬献于你,待到嘴边,印成心照不宣地沉默。也许,你懂得,也许,你不懂。我推开窗子,一朵云飞进来,带着樱花的烂漫,峡谷的深险,还有这难以捉摸的旭日的光彩。

    莞尔交错,道一声珍重,这珍重里,有着甜蜜的忧愁。

【 字体: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本站发表读者评论,并不代表我们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上一篇文章:暂时没有
 本文的地址是: http://mmsy.org.cn/onews.asp?id=504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类最新文章
听话!钟南山给你9条防护建议 采樱记 民盟温暖我心(葛文静)
入盟建言为国盛 参政筹谋富民生( 我的民盟记忆(魏志刚) 民盟激励我前行(杨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