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 56

今天是: 2020年11月24日 首 页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史海揽胜 >> 文章内容
毛泽东与费孝通的故事
[双击自动滚屏]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发布者:松原民盟   发布时间:2017/12/27 10:24:54   阅读:1356

 12.26
      今天是毛泽东诞辰124周年的日子,让我们说说毛泽东和费孝通的故事。

 
 
 
一、     难忘西柏坡
      1998年9月22日,民革、民盟等8个民主党派在京召开座谈会,纪念各民主党派响应中共“五一”口号,为建立新中国奋斗50周年。费孝通出席了这次会议,还作了发言,他说:“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的发布和各民主党派的热烈响应,标志着我国的革命和统一战线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在这重大的转折时刻,中国共产党邀请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民主人士共同讨论成立联合政府、制定共同纲领、筹备召开政协会议等重大事情。这是历史的决策,是中华民族最大利益的需要,是建设一个民主富强的新中国的需要。我作为民盟的一员,有幸参加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聚会,亲耳聆听了毛泽东主席要建立怎样一个现代化国家的教诲。”

 
 

      费老说的亲耳聆听,讲的是19491月中旬,他和张东荪(代表民盟),雷洁琼、严景耀(代表民进)在西柏坡和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面谈。

 

        2000年春,费老在与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长谈时提到了西柏坡之行,说:这个内幕不知道了,被挑的人我、雷洁琼夫妇,张东荪储安平当时就住在我家里面,他还怪我为什么不带上他。说到这儿,费老意味深长地看了朱学勤一眼:他不知道内幕。

费孝通说的内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1948年春,民盟中央常委、燕京大学教授张东荪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信上说他愿为新中国的建立尽绵薄之力。4月27日,毛泽东回信说:感谢你的来信,对先生的爱国民主活动表示热烈同情,邀请先生来解放区参加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会议。3天后,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其中第五项提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5月2日,中共中央电示中共上海局,邀请各民主党派代表来解放区商讨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张东荪、雷洁琼的名字出现在这份电报上。是年冬,时任燕京大学教授的雷洁琼收到马叙伦从东北解放区给她的来信,请她和严景耀代表民进去西柏坡。翌年初,林彪、聂荣臻向代表民盟参加北平和平谈判的张东荪转达中共中央的口信:邀请他去西柏坡会晤毛泽东。
 
      早在30年代,费孝通就听过张东荪的哲学课。费孝通后来回忆说:“他同我一直不错的,”“民盟里面,我和张东荪最熟,”“他带我一同到西柏坡。”
 
      51年后,当他再次说起他和毛泽东的第一次见面,语调很激动:“我第一次看到毛泽东,我佩服他,”“他讲的是好啊,中国的知识分子还是他呀!”
 
       毛泽东说了些什么,费孝通没说,倒是同行的雷洁琼有过这么一段回忆:“1949年1月中旬,我和严景耀以及费孝通、张东荪一行四人从解放了的北平西郊出发前往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记得那是日暮时分,我们有幸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邓颖超等同志共进晚餐。饭后,我们随毛主席走进他的办公室,围着书桌坐下,亲切交谈。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也参加了我们的谈话。毛主席非常健谈,谈到了国内形势、对民主党派的希望和全国解放后的美好前景,一直谈到凌晨二时。毛主席透彻地说明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道理,推心置腹地希望民主党派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和中国共产党采取一致的步调,真诚合作,不要半途拆伙,更不要建立‘反对派’和走‘中间道路’。”
 
       此番会晤,毛泽东在对费孝通印象甚佳。是年冬,民盟在京召开一届四中全体扩大会议。12月5日晚,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出席会议的代表,讲话时,毛泽东提到了费孝通,说他和费振东(费孝通的大哥、民盟盟员)都为中国人民作出了贡献。
 
 
 
 

 
 
二、“反右”起波澜
      1956年7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费孝通的《为西湖不平》,文中说西湖边“差不多有一打的坟”,让人觉得“西湖原来是个公墓”,更让人不能忍受的“是那个十足官僚菩萨型的岳王塑像”,“是要四处叫喊,叫喊到把这个泥菩萨拆掉为止,”“百家争鸣想来能包容我这些话。”此时,毛泽东在北戴河,每天除了和刘少奇、邓小平等商量中共八大主要文件的修改,便是下海游泳,精力好,心情也好。看了费孝通的文章,他很赞赏,问:费先生现在何处?周围的人说不出,只得做罢。不然,以毛的个性,会让费孝通立即来此,当面切磋。
 
      据费老回忆,1956年毛泽东曾请他和冯友兰到中南海家去吃过两次湖南饭,生于水乡江南的费孝通不吃辣,所以这两顿辣味十足的“湖南饭”给他印象深刻。2000年春,费孝通在接受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采访时说:“他请我们吃饭,大家瞎谈。这一聊,聊出了许多东西,他说千万不要学苏联,一学就不要革命了。”
 

 
 
 
 

      撇开专业不说,费老一生中影响最大的文章应该算《知识分子的早春天气》,这篇文章和毛泽东也有那么一点关系。1957227日上午,费老把这篇反复修改的文章送了出去。当天下午,毛泽东在最高国务院会议扩大会议上讲话(后来被整理成《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费老说那天有外宾参观中央民族学院,事先又不知道毛泽东要讲话,所以没有出席会议。晚上潘光旦先生听了讲话回来,兴冲冲地来找我,”“下一天一早起来拿出底稿,把后半篇重写了一道。”32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知识分子的早春天气》,当天的《人民日报》成了抢手货。一时间,全国上下谈天气。

 

       然而,不过几个月的功夫,《知识分子的早春天气》竟然成了资产阶级右派进攻的信号弹

 
 
 

三、  沧海历沉浮

 

      直到暮年,费孝通在公开场合都不愿深谈他在反右斗争中的遭遇。

 

       1998年,北京大学出版了他的《从实求知录》,其中有《经历·见解·反思》,文中说:“1957年,气氛突然改变。我不知道这一变化背后是什么,但是我发觉自己落入陷阱。……我的大多数朋友和同事都起来批判和谴责我。……那是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我没有这种经验。群众攻击!所有的脸都突然转过去,在一周之中!

 

      就在费孝通茫然若迷之际,毛泽东把他请进了中南海。游泳池边,毛泽东谈起个人遭遇:戴一戴右派帽子有什么关系,不要紧。我这个人戴过多少帽子呀,我可是一直在帽子底下做事情的。说到这里,毛泽东看了费孝通一眼,意味深长地说:帽子戴上去怕什么,它会飞掉的。

 

 

 

        “文化大革命运动中,费孝通享受”“死老虎待遇,除了陪斗,便是劳动。1957兴冲冲来找费孝通,将毛泽东在最高国务院扩大会议上讲话告诉费孝通的潘光旦就是因为长期坐在地上拔草,膀胱发炎又得不到及时医治,死在费孝通怀里的。尽管如此,费孝通对文革仍有自己的理解。1987年,他对来华访问的美国人类学家巴博德说:真的,我仍不认为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没有某种确定的、真正的远见。他企图做某种很深的事情,但是失去了控制。他想要解决的问题并未解决,反而引起国家的重大损失。

 

        2000年春,费孝通再次提到了文革,他对访问他的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说:是不是中国的历史非得这么冲一冲?否则旧的东西不会过去,这个冲一冲有道理的,不会没有道理。对于毛泽东,费孝通是这么说的:毛泽东有魅力呀,现代知识分子都服他的,他的诗才、词才都很好,服了,服了。

        毛泽东说这番话是在628日。时隔3天,他乘专机飞往杭州。78日,他在上海干部大会上讲话时,谈到了费孝通:他们是知识分子,有些还是大知识分子,比如北京的费孝通,外取过来是有用的。

       1013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院会议第十三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再一次提到了费孝通:现在民主党派的成员,大学教授、文学家、作家,他们没有工人朋友,这是一个很大的缺点。比如费孝通,他找了二百多个高级知识分子朋友,北京、上海、成都、武汉、无锡等地都有。他在那个圈子里头出不来,还有意识地组织这些人,代表这些人大鸣大放。他吃亏就在这个地方。我说,你可不可以改一改呀?不要搞那二百人,要到工人、农民里去另找二百个。我看知识分子都要到工农群众中去找朋友,真正的朋友是在工人、农民那里。

       据费孝通回忆,反右斗争高潮过后,有人请示毛泽东,费孝通这样的人怎样处理,毛泽东大手一挥:教授还是教授,工资降一降。

 

【 字体: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本站发表读者评论,并不代表我们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上一篇文章:暂时没有
 本文的地址是: http://mmsy.org.cn/onews.asp?id=601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类最新文章
毛泽东:北平和平解放,张东荪是有 【珍贵图片】毛泽东与民主党派人士 毛泽东与费孝通的故事
开国大典上的张澜主席 民盟先贤之张澜 民盟先贤之梁漱溟